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独山旅游 >> 独山文化 >> 抗战文化

里腊阻击日寇亲历记

作者:独山县文化和旅游局  来源:花灯之乡独山网   发布日期:2016-05-10 11:37:53 浏览次数:   文章字号:     

一九四四年十一月下旬,日寇 攻占河池,逼近南丹,大批难民沿着黔桂公路涌入独山、都匀,逃往贵阳。黔南形势紧张,独山告急。
我原在陆军第七十八军新十三师三十八团机炮连任副连长,驻守江西修水县渣津镇,是年九月上旬,由师部保送到都有匀陆军炮兵学校受训。当时我们训练班的七八十名学员,都是各部队保送来培训的尉级军官,多少有些战斗经验。当南丹的战局危急时,汤恩伯部队的第二十九军九十一师急运抵独山黑石关、白腊坡、甲捞河一带布防,阻止日军北进。炮校奉命派一营炮兵补充九十一师。当时都匀局势也很紧张,机关、群众开始疏散,炮校亦人心惶惶,而练习团又有两个营已赶南丹作战,于是炮校教育长兼都独警备司令史文桂,便将炮校代训的大部分学员和练习团的一部份官兵约四百来人,混合编入一个炮兵营,任命黄守正中校为营长。按事先准备好的名册点名,我被分在第三连任连长,指导员是炮校的李芝林上尉,一排长姓崔、二排长姓杨、三排长姓周,都是代培训的军官,全连一百三十人,装备有供教学用的山炮两门、战车防御炮两门、八二迫击炮两门和步兵武器马克沁重机枪两挺,径机枪一挺,以及卡宾枪、步枪等,还配有战马十多匹。人们这个营由于组织动员仓促,官兵间互不熟悉。有的未打过仗,思想恐惧,这就给后来的指挥和战斗带来某些困难,但也有一部份官兵斗志比较旺盛。记得三连有位家住独山坡头上姓李的班长说:我当了十几年的兵,从没打过仗,这次去独山,总可痛痛快快的打一仗了。他说得很轻松,但也干得实在,在后来的作战中,表现得很勇敢,他对炮的性能比较熟悉,是一个能干的班长。
十二月一日,寒风凛冽,都匀笼罩着恐怖的战争气氛,炮校的大部份官兵、眷属已往贵阳。是日上午十时,全营携带武器、干粮,从都匀校部(海南岛)出发,在营长的率领下,按一、二、三连顺序,沿着黔桂公路向独山急进。一路上,难民不断,他们肩挑手拿,扶老携幼,面黄肌瘦,呼爹唤儿,疲惫不堪,惨不忍睹。下午两点,我们路过墨冲时昔日繁华的街道,现已关门闭户,百姓多已逃至深山躲藏。天黑时,到达深河,跨越两山峡谷的石桥已栏腰炸断,无法通行。幸亏河水干枯,营长命令原地休息,立即派兵从桥下抢修便道,迅速通过。上至深河坡头,看到独山上空正火光冲天,听到一阵一阵的爆炸声。翻越深河坡,有几百辆军、商汽车和炮车,横七竖八摆在一、两公里长的公路上,都已烧坏,阻塞公路,我们便由公路旁的田里前进,此时遇到的难民也不少,有的关切地对我们说:长官们,日本兵在后边追来了,你们还去哪里?我们则安尉 他们说:你们慢慢地走,前面是平安的。难胞们都说:我们太饿了,有钱无处买还怕挨土匪抢。此时此刻,我们亦有苦难言,只得以好语对他们安慰。过了四方井,就没有烧毁的车辆阻塞交通了,加之道路平坦,部队加快了行军的速度,不觉过了平桥,天虽然黑,但我骑在马上(我们排长以上的军官都骑马),借着闪烁的星光,仍能朦朦胧胧地辨认出距离公路不远的石牛坡,因为坡脚下的小村子,便是生我、养我的故乡,那里还住着高堂老母和两个同胞兄弟,此时已是兵慌马乱,她(他)们不知逃向那里?想到这里感到一阵心酸,但因公务在身,不能离开队伍,只得咬紧牙关,跃马而过。过了飞机场,就到了独山城外的金鳅下海,又遇到了烧毁的汽车、炮车和木板车,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,摆于公路两旁,直到五省车站门口,影响通行,我们边排除障碍边前进路过黄埔路口时,还有警备司令部的少数官兵在警戒,在问明情况后,才准我营通行,此时已是深夜十二点,独山满城大火,寿福寺内的被子服仓库正在燃烧,我们从筑柳路通过,街上还遇少数行人,公路两旁的房屋,正在东一段西一段的燃烧。到了南通桥,碰见三五个或十来个成群的人背着枪跑来跑去,有的着军服,有的穿便衣,都显得紧张的样子。此时火车站也大火冲天,正发出辟哩啪啦的响声。出城后,公路上难民越来多,我们便加速前进。到了尧梭桥,约的一个连的汤恩伯部队在那里警戒,营长派人说明情况后才获得通过。此去不远,便到了丘陵起伏的里腊,经过联络,全营便很快地进入被指定的阵地,接受九十师二七三团的统一指挥。
炮营一、二连的阵地,部署在里腊公路左侧喝辣坡后的一个高坡上,由营长亲自指挥;我们三连的阵地,部署在里腊公路右侧金钟坡后的山上。官兵们打着手电筒进入阵地时,战壕已经挖好,就将它利用,待把炮隐蔽、电活线拉好后,天已渐明。我连阵地前的小坡上,便是二七三团某营的步兵阵地。二日这天,天气晴朗,在彼此联络上后,我就用望远镜左右观察,见到公路两旁全是起伏不断的丘陵,其后是连绵不断的山坡,丘陵中间有两片狭长的开阔地,形成两个狭长的盆地,公路便从此公地的中间蜿蜒而过,路上难民络绎不绝,还夹掺着一些伤兵和散兵。上午八时许,有三架敌机由南侵入我军阵地上空,盘旋一阵,投弹数枚,仍向南飞去,阵地一片沉寂。九时左右,忽然公路上难民狂奔乱跑,呼娘唤女,秩序骤然天乱,我立即从望远镜中观察到,穿着黄色军装的日本兵沿公路从南走来,一、二十个人一帮,相互间距离不等、先头之敌,正在追赶我方的散兵和伤兵。这些散兵和伤兵,有的同敌人搏斗,有的逃向田野,有的被枪击,有的被刺杀,也有的打死、打伤敌人。不多时,二七三团的步兵便向日军猛烈开火,敌人越上越多,战斗越打越烈,我连也用八二炮和山炮猛轰敌后,虽然这些炮为教学所用,命中率不太高,但毕竟给敌人造成了威胁,将敌军截成两段,敌人便由小路迂回,以小股部队分别向二七团之步兵阵地进攻,与我军争夺一个个的山头,此时盟军飞机亦来助战。由于我连炮弹纷纷落入敌后,给敌军威胁很大,敌人在付出很大代价夺取我连阵地前的浪干、金钟坡步兵阵地后,便集中炮火向我猛轰。霎时间,阵地硝烟弥漫,弹片横飞,敌把我火力压住,击中一门山炮,以小股步兵向我发起冲锋,我连有些兵由于初次参战,见敌人冲来思想害怕,我便喊不准撤退!跑入重机枪阵地,抓住一挺马克沁重机枪、步枪齐向敌人开火,把敌人打得血肉飞,丢下十多具尸体缩回去。我连亦有伤亡,我便和指导员商量,马上命令把炮稍往后撤,重新伪装伪并包扎好伤员。敌人的第二次进攻开始,仍以小股部队向我进攻,敌军密集的炮弹落入我军阵地,使我炮火无法还击,我连官兵只得严阵以待,等敌人步兵逼近,我们的机枪、步枪一齐开火,敌人亦以机枪狠压我们,战斗非常激烈,不巧我的马克沁重机枪缸水爆炸,热气烧坏我的左眼,我立即把阵地交给指导员指挥,就撤下来包扎,这次敌人的阴谋也未能得逞,仍然是丢下一、二十具尸体缩回去。不一会,敌人又来了第三次进功,但依然是以丢下尸体而告终。敌人始终没有拿下我连的阵地,但是我们伤亡亦重全连死伤几十名官兵。

页次:1/1页 每页1条 共有1        

编辑: 作者:独山县文化和旅游局 推荐 打印 纠错 定制
相关文章
青青视频免费观看_青青青免费视频在线_欧美五月婷婷开心中文字幕